彰化外送茶Line:are699,彰化外約,彰化全套服務, 彰化叫小姐,汽車旅館找小姐 ,南投找援交妹,南投小姐外叫,心凌茶莊
 
首頁首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乾爆銀行女秘書~~~~~~~~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Admin
Admin
avatar

文章數 : 159
注冊日期 : 2017-05-14

發表主題: 乾爆銀行女秘書~~~~~~~~   周二 10月 17, 2017 3:59 pm

張潔是一家國有銀行的一名普通職員,她28、9歲,人長得很美、很有風韻,169cm 的身材,合體的工作服,使她修長的大腿還有豐滿的乳房暴露無疑,加上一張俏美的臉,讓她顯得非常出眾,是銀行男職員追求的對像,那些色迷迷的男客戶更是喜歡讓她辦理業務。

可是她的心氣很高,對那些追求者都看不上眼,這直接導致了她直到現在仍是單身她內心卻又很苦惱,但不是因為找不到理想的對像,而是因為她是新入行的,上頭也沒什麼關系,被安排到儲蓄櫃台,每天和那些錢打交道,工作又很忙,精神壓力太大了,回家後累得連一點精神都沒有了。她想換個崗位,卻苦於找不到門路。最後她決定不惜一切代價調換個好的崗位。

這天她在洗澡的時刻,在鏡子中看到了自己美麗的身子,雪白的身體煥發出誘人的氣息,她自己都為之著迷了……突然,一個大膽的念頭閃現在她腦海裡。

雖然有些猶豫,但是她還是想試試。

過了不久,銀行裡開舞會。聽說行裡面許多領導都要來,張潔覺得這是個好機會。

那天晚上,她把自己打扮得很性感,特意化了妝,看上去比平時還要漂亮。

到了行裡面,她發現來了許多科長,還好,她看到了人事科長。人事科長姓薛,年紀大約有四十五、六歲了,長得不高,皮膚有點黑,坐在那裡孤零零的。

雖然許多男同事都想邀張潔一起跳舞,但是她連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她來到薛科長的面前,露出一個甜甜的笑臉,對他說:“科長今晚那麼有空,請你跳個舞行麼?”

薛科長好像受寵若驚的樣子,連忙站起來。因為在舞會上一般都是男賓邀請女賓的,現在顛倒了,況且還是個大美人向他發出的邀請。

張潔讓薛科長摟著自己的腰,自己的手靠在他的肩上,兩人就隨著樂曲跳起了三步舞。

薛科長聞到張潔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張潔上身的衣領開得很低,一道深深的乳溝顯現出來,袖口一直開到腋下。她此時因為已經抬起了手臂,腋下的開口被兩個豐滿的乳房撐開,露出乳暈。薛科長可以看到到張潔乳房的輪廓,他看得心跳加速,血壓升高,不過他還是裝著很正經的樣子,生怕張潔看出來。

張潔今晚穿著白色的短袖低胸上衣,為了更加性感,她沒有戴乳罩,使自己的乳房輪廓可以顯現出來腳上穿著高統肉色絲襪和黑亮的細高跟女士時裝皮鞋,整個人顯得婀娜多姿。她這時看到薛科長的眼睛老往她的胸部瞄,心裡感到很興奮,畢竟有了成功的希望。

舞廳的燈光很暗,幾米外別人也看不到她在做什麼動作。她將身體慢慢地靠近了薛科長的身子,下身已經碰到了薛科長的大腿。薛科也乘機把身子靠了過去,兩人的腹部已經碰到了一起……隨著舞步的起伏,他們的下身不停的摩擦著,張潔下身的短裙很薄,這時她感到薛科的雞巴已經慢慢地變大了薛科也知道自己的雞巴硬了,但是他看到張潔並沒有拒絕的意思,膽子也大了。他故意把硬梆梆的雞巴緊緊地貼在張潔的兩腿中間,龜頭不停地頂著她軟軟的陰戶,張潔也沒回避,還將陰戶迎了上去。

薛科看到張潔這麼開放,心想我今晚可真是艷福不淺啊,這麼漂亮的女孩送上門來,不要可真可惜了當兩人跳到暗處的時候,薛科長大膽地把手伸到了張潔的胸部,把她最上面的兩顆鈕扣解開,張潔的衣服立刻往下掉了一點,兩顆乳房立刻露出一半,差不多可以看到她的乳頭了。可是張潔對著薛科,別人在旁邊是看不出來什麼的,只有薛科一個人可以盡情飽覽春色。

雪白豐滿的乳房刺激著薛科的性欲,他把張潔往自己身上一拉,張潔的上身就靠在了薛科的胸膛上,乳房被壓得變成扁扁的。

張潔害怕別人看見,連忙把身子縮回來,紅著臉悄悄地對薛科長說“你喜歡的話,可以用手伸進我的衣服裡面摸呀,知道麼,你這樣被人看見可不好。”

薛科長果然很聽話,他把手從張潔衣服下擺伸了進去,從下面握住了張潔下半個乳房,入手的感覺又軟又滑,用力一握還彈性十足。

他心裡想:“年輕的女孩就是不一樣,可比家裡的老婆好的多了。”

看著漂亮性感的張潔,他恨不得立刻把雞巴插進她的陰道裡面去,不停地的干她。他把下身更加用力地頂著張潔的陰戶。

張潔笑盈盈地對著薛科長說道“你那根東西可真硬啊,頂得我都快受不了了,搞得人家都濕漉漉的了。”

薛科笑著說:“是麼!”

說著,他把手伸進了張潔的陰戶,一摸果然很濕了,索性就用手在她的陰部摸來摸去,弄得張潔越來越興奮。

她把薛科的褲子拉鏈拉了下來,把手伸進他的襠部,握住他的陰莖說“你的這根東西真大啊,被它插一下一定很舒服!”

薛科連忙接過話來說:“你想試試麼?”

薛科長因為雞巴已經硬得受不了,向張潔求歡,張潔笑而不答。

薛科又悄悄地對她說“等這舞跳完我先走,你等下到六樓我的辦公室找我好麼?”

張潔甜甜地笑著,輕輕地點了點頭。

這時舞曲已經接近了尾聲,兩人連忙各自整理好衣服。

燈一亮,薛科就急匆匆地離開了。

張潔在座位上看著薛科的身影消失了,她怕被別人纏著,也若無其事的離開了舞廳。

她坐著電梯來到了六樓,發現走廊沒有燈,不過有一間房間的燈光是亮著的,這層樓這時根本不會有人來。

她徑直朝著那間亮著的屋子走去。

門突然開了,薛科長探出身子,看到了張潔,連忙向她招了招手。

張潔就進了房間,薛科長把門上了鎖,回過身來,看到張潔正笑吟吟地看著他,他急不可耐地一把抱住張潔,兩手就在她身上亂摸起來。

張潔推開了他,要他到裡間,薛科長只好先關好了燈,領著張潔到了自己的辦公間。

裡間屋子暗了很多,不過現在誰也不可能知道這間屋子裡面有人。

裡面有一對沙發,豪華的辦公桌大得像張床,薛科長隨手打開了辦公桌上的台燈。

薛科長看著張潔,恨不得立刻干了她,不過他看到張潔這時顯得很拘禁;因為環境不一樣了,回到了辦公室的環境,情緒已經受到了影響。

為了調劑一下氣氛,薛科長就打開計算機,放了首舞曲,並對張潔說“我們在這裡跳也一樣的。”

於是兩人又像方才一樣,跳起了舞。

跳了一會兒,薛科長色迷迷地對張潔說“我的大美人兒、心肝寶貝兒,老跳這三步、四步悶死了,不如換個新花樣兒,咱倆跳個貼面舞怎麼樣,我怎麼做,美人兒就跟著怎麼做,怎麼樣?我虧待不了我的心肝美人兒的。”張潔臉一紅,預感到要發生什麼事情,但這又是她盼望已久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於是,張傑微微一笑,嬌嗔地說道“科長好壞,還要玩什麼新花樣,科長就是科長,我全聽你的。”

說完,又是滿懷風情地一笑。

這一笑,差點把薛科長的魂勾掉,他差一點就把張潔按倒在地板上狠狠地操這個美人。

薛科長先脫掉自己下身的衣服,露出自己已經勃起的雞巴,接著又把張潔的裙子和內褲也脫掉了,只保留腿上的高統絲襪和腳上的黑色細高跟鞋,兩人光著下身,緊緊抱在一起,薛科長的雞巴這回是真地和張潔的陰戶短兵相接了。

薛科長一邊帶著張潔跳著貼面舞,一邊愜意地撫摸著張潔光滑而雪白的屁股,把雞巴對這張潔的陰蒂一下、一下地頂著,張潔很快就被搞得興奮起來。她緊緊抱著薛科,陰道裡面的陰水流了出來,兩人漸漸身子變得越來越熱。薛科的雞巴已經粘滿了張潔的陰水,變得很濕,而且龜頭已經滑進了張潔的大陰唇裡面,緊緊地頂著她的陰道口。

張潔已經跳不動了,薛科長見時機已到,就攔腰抱起張潔妙曼的身子,把她放到自己的辦公桌上。他自己站著,把張潔的上衣鈕扣解開,雙手用力揉搓著她高聳的乳房。

薛科長發現張潔的乳房堅挺而又豐滿,一點都不下垂,像兩座玉山一樣聳立著,乳頭尖尖地翹起,還有點硬。他哪裡知道張潔其實還是個未經人手的處女,為了達到她的目的,她竟然用自己的處子之身來交換。

張潔那對結實而富有彈性的乳房被薛科恣意地揉弄著,她感到有點痛,不過這時候她只有忍著了。

薛科已經扶起自己的陰莖,他把龜頭對准張潔的陰道,狠狠地插了進去。龜頭捅破了張潔的處女膜,張潔痛得差點喊出來,不過她沒有,她的兩只手緊緊地攥著,強忍著疼痛。

薛科原以為張潔那麼開放,一定不是處女,他用力插入的時候,一定可以一杆到底的,但只插進了一半,就被擋住了。他只好又狠狠地捅了一下,這次才整根插了進去。他只覺得張潔的陰道很緊,雞巴被夾得很舒服。

他滿意地對張潔說“你很少搞吧,陰道這麼緊,我來替你弄大它。”

說完,薛科就把雞巴用力地抽送起來。粗大的雞巴不停地摩擦著張潔處女膜的創口,令她感到疼痛異常,但是碩大的龜頭在她陰道深處又磨得她非常舒服,陰道裡面的陰水不停地流了出來,在辦公桌上面形成一灘汪水,和她的處女血混在一起。

薛科已經抽送得很快了。他一邊狠命地捅著張潔的陰道,一邊用力捻著她的乳頭,張潔已經感覺不出到底是痛苦還是快活了。

陰蒂開始變得很大了,從陰唇中伸出來,碰到了薛科長雞巴,隨著他的抽動而被不停地摩擦著,這種快感是強烈的。

張潔開始進入極樂的世界,她的雙手不自覺地握著自己的乳房,一下、一下的擠捏著自己的乳頭。張潔感到渾身發燙,身上的汗珠不停地流淌下來,從陰道深處傳來陣陣的快感,讓她不能自已。

她開始扭動自己美麗的身子,嘴巴也張開了,口裡面不停地發出“哦…哦…

哦…“的呻吟聲。

薛科長的龜頭在緊緊的陰道內抽插、摩擦著,這種感覺是很強烈的。他心裡想:“自己還從來沒有干過這麼緊窄的陰道,這次一定要搞個痛快。”看到張潔的外陰唇因為興奮而充血,變得又肥又厚,緊緊地包著自己的陰莖,而小陰唇因為陰道太緊的緣故,在陰莖插進去時被陰莖扯進陰道,抽出時又被帶了出來,而大量的陰水也隨之湧將出來,這給他帶來莫大的刺激,他更加用力地干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人。

每次插進都緊緊地頂在張潔的花心上,他感到她在自己身下不停地顫抖著。

張潔已經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她高高的抬起自己的大腿,好讓那根雞巴插得更深一些,陰部的快感已經傳遍了全身,讓她渾身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她現在深信,男人的雞巴就是女人快樂的源泉而以前自己簡直就是在虛度光陰。

薛科長的龜頭已經變酸麻難忍了,不過他在強忍著,在要射出來時候,他就放慢了節奏,這時他的陰莖就會出現強烈的收縮,少量的精液隨之噴在張潔的陰道裡面。

薛科長抱起張潔粉嫩、修長的雙腿,架在自己肩上,大雞巴瘋狂地抽插著張潔的騷屄,作最後的衝刺。

終於,張潔達到了情欲的巔峰,她感到陰道的肌肉不自覺地蠕動著,大量的陰水注滿了陰道,隨著陰道的收縮而湧向陰道外,屁股的肌肉緊緊地繃著,腰部用力地向上抬起,雙手握成一團,口張得大大地,但卻喊不出半點呻吟聲。張潔美麗的雙腿在薛科長的肩上不住地抖動,漂亮的高跟鞋在燈光的輝映下泛出誘人的光彩。

薛科已經感到她的收縮,知道張潔已經高潮了,他的陰莖努力擺脫陰道壁的夾擊,繼續在陰道中費力地抽送著,直到張潔的身子松弛下來……薛科長肥胖的身體緊緊地裹挾著張潔苗條美麗的身軀,貪戀地舔吮著張潔誘人的大腿和黑色的細高跟鞋。

兩個人身上的汗水混合在了一起……三薛科長干張潔干得很過癮,當他知道張潔是處女時,心裡也很感動,對張潔所求之事,自然是有求必應了張潔從此也喜歡上了插穴,一有空就找薛科插自己的小騷穴。

過了一月有余,薛科長打電話給張潔,告訴她給她找了一個行長秘書的位子,問她要不要。張潔心中一想,行長秘書不就是接接電話,收收文件,很幽閑,還可以和許多大領導接觸,確實很適合自己,就答應了。

最後薛科長約她晚上出來,張潔當然知道他要干什麼,就很爽快的答應了。

兩人來到酒店開房。

一進門,薛科就緊緊地摟住張潔的身子,手一伸就去摸她的陰戶,張潔的陰戶很快就變濕了張潔也興奮地去摸薛科長的雞巴,發現比平時硬得多,就拉著他的雞巴頂自己的陰部。

兩人都很急,於是脫得光光的就上了床,但薛科長依然像以前一樣讓張潔穿著黑色的細高跟鞋。

薛科長要張潔把大腿盡量分開,他扶著雞巴就插入了張潔的陰道,快速地抽送起來,粗大發硬的雞巴在張潔的陰道裡面不停地抽動著。

張潔發覺薛科長的雞巴比平時好像要粗許多,還很燙,磨得陰道很舒服,心裡感到很奇怪,就問薛科長“薛科長,你今晚的雞巴怎麼這麼粗啊,還很長呢,頂到人家花心了,我都快受不了了!”

薛科喘著粗氣說:“別人送我的春藥,我以前沒試過,今晚才第一次用,沒想到這麼厲害,從家裡一直硬到這裡,整根雞巴都漲得麻木了。”

張潔一聽,就“嗤嗤…”地笑道“你真沒用阿,要吃春藥才行,是不是外面女人太多了啊,應付不來呢!”

薛科長連忙說:“哪裡有啊!我很老實的,我吃這個,還不都是為了你啊!

你前幾次好像都沒喂飽,這次一定要搞到你求饒了為止。“

說完薛科長用力地將雞巴狠狠地插進張潔的陰道裡,兩人的腹部都撞在了一起。

張潔被他干得很舒服,呼吸加快了。她抱著薛科長肉敦敦的身體,享受著他重力地抽插,陰道裡面的快感更加強烈。薛科覺得自己今晚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抽插的速度已經很快了,身子一點也不覺得累,只是渾身直冒汗,龜頭的感覺好像挺遲鈍的,快感並不強烈,不過就是喜歡那種越插越麻的感覺。

這樣干了半個多小時,龜頭還是沒有平時要射的感覺。

他身下的張潔可就不一樣了,被薛科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停地浪叫著,身子緊緊地抱著薛科長,兩條修長、筆直的大腿翹起來死死地纏繞在薛科長的粗腰上,腳上的高跟鞋隨著薛科長的瘋狂抽穴微微顫抖。

張潔將下身一直用力地往上拋,她兩個分嫩的乳頭凸起,很快就被干到了高潮。

可是薛科長還沒停下,他還是快速地插著張潔的身子,而且插得更用力。

張潔在高潮的時候,薛科長還在不停地操她,她哪裡受得了,雙腿用力一收,纏著了薛科的大腿,雙條玉臂和嬌柔的雙手也抱住了她,全身都繃緊了。

薛科長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一股強烈的念頭,就是狠狠地插、不停地插,一停就很難受。他只好用力分開了張潔的大腿,把她的大腿架在自己肩頭,兩只漂亮的高跟鞋搭在了薛科長的後背。

薛科長用力地往張潔身上一壓,張潔的屁股被抬了起來,張潔也抱不到薛科長的身子薛科的雞巴用力一捅,發現可以插得更深了,就捅進了張潔的子宮裡面。

“狠狠地干她,插爆她的陰道!”薛科長在心裡面這麼狂喊著。

張潔在高潮中被薛科長更用力地抽插、更被干進了子宮裡面導致的極其強烈的快感,讓她牙根緊咬,陰道一陣更加強烈地收縮,一股股淫水流個不停。

由於薛科長的抽插,一直瀉了很久才止住了。

持續長時間的泄身讓張潔的體力很快受不了了。

她發現自己渾身發軟,沒有一點力氣;而薛科還在不停地插著張潔的陰道,龜頭一下下地捅進張潔的子宮而張潔卻沒法阻止他,躺在哪裡忍受著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襲來。陰水好像也快流干了,陰道在雞巴的摩擦下越來越燙了。

張潔想用力地推開他,卻一點力氣都沒有,只有在口中不停地求饒了。

在漸漸發干的陰道裡摩擦使薛科長的龜頭感覺到了痛,身子也感到很重了,動作只好慢了下來。

最後在張潔的一再哀求下,他只好抽出了陰莖,可是他這時還是沒射精,發紅的龜頭好像被磨破了皮。薛科長覺得身子一軟就躺倒在床上,將美人赤裸的身體緊緊地摟在懷裡,兩人就這樣沉沉地睡去。

地上到處是兩個人胡亂脫下的衣服,還有張潔在充滿激情的性交中掉落的漂亮誘人的細高跟鞋第二天,兩人都請假了,薛科長的腰不能動了,張潔覺得下身發漲,兩人都是因為做愛過度造成的。

四張潔在薛科的幫助下,很快就被調到了行長辦公室,當起了行長秘書。她每日悠閑輕松,沒事煩心,性欲變得特別強烈。

她發現行長室裡面王行長已經五十出頭,整日裡繃著臉,讓人敬畏;而許副行長很年輕,還不到四十,聽說還沒結婚,平時對她這個漂亮的女秘書也是有說有笑的,很喜歡張潔。

於是,張潔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沒事就往許副行長的辦公室鑽,不久就引出了兩個人浪漫的故事。

張潔當行長秘書已經有些日子了,和王行長、許行長很熟了,薛科長又和其她白領小姐搞上了,找她做愛的機也就變少了。嘗到性愛滋味的張潔怎麼忍受得住,她的眼光轉到了行長的身上,要是能和兩個行長搞上了,要做什麼就方便得多了。

她開始在行長們的面前變得開放起來,一有機會就去他們房裡聊聊,展現自己性感的身子。她特意穿上色彩鮮艷的胸罩,讓行長們可以透過白色的襯衣看到,這讓她顯得很輕佻,更有了挑逗得意思,吸引了男人們更多的眼光。

張潔還發現如果將自己的辦公桌對著行長房間的走廊,行長們一出房間就可以輕易看到她的內褲,因為她穿著緊身短裙,只要將裙子往上拉一點,就可以將大腿分得很開。她想:“如果別人進出行長的房間,她就像平時一樣合並雙腿,別人是看不出什麼的要是她看到行長們出入,就把裙子拉上來一些,大腿自然地分開了,不知道行長們是什麼感覺啊。”她為自己這個想法感到很興奮。

逗。不過王行長是個定力很強的人,很快壓住了心中的欲念,但仍然多看了幾眼。當張潔抬頭的時候,他還是有禮貌地和她打了個招呼。

許副行長就很失態了他發現這個秘密後就一直盯著張潔的內褲看,還走到她的身前聊天,並故意蹲下來系鞋帶,近距離地偷看張潔裙子底下的春光。張潔裝作不知道,讓他看了個夠,她心裡想到行長正在偷看自己的大腿,心裡就特別地興奮。當許行長站起來時,她發現他的褲襠竟然有點凸起。

“可能他的雞巴已經發硬了。”張潔心裡想到。

一想到男人勃起的雞巴,張潔更加興奮了,陰道裡面竟然流出了些許淫水。

張潔看到事情進行得很順利,開始變本加厲了。

她開始挑那種窄小的、薄薄的內褲穿越是那樣,她就覺得越興奮。她喜歡上了被行長偷窺的感覺。行長們的眼福也越來越好,他們看到張潔的內褲變得有點透明了,甚至透過內褲,可以看到陰戶上方一塊黑黑的陰毛,而陰戶的輪廓也很明顯,肥大的陰戶一眼就看得出來。

張潔發現兩個行長有事沒事地喜歡上衛生間,乘機瀏覽一下自己的裙底

她覺得時機成熟了。

這天,她上班的時候換上了一條平時不敢穿的黑色鏤空內褲。她穿上後,對著鏡子,看到透過內褲,可以看到自己的陰毛,因為裡面的襯裡被她剪掉了,她肥嫩的陰唇也可以輕易地被看到。

張潔穿著什麼樣的內褲,兩個行長每天都會看的,不過最近張潔的內褲變得很有看頭了,他們偷偷地看她那迷人的內褲一次比一次透明,陰戶的輪廓變得越加清晰起來,搞得兩個人都有點神魂顛倒。

這天早上,許副行長出來的時候,張潔有故意更大地分開了大腿,把下身暴露給行長。許行長也是很自然地看到了她的那個部位,遠遠看去,他以為張潔穿著碎花內褲可走近時,他發現那些碎花其實是張潔的皮膚顏色。

“她內褲裡面不就是陰部了麼!”許行長一想到這裡,連呼吸都有點快了。

當他走到張潔面前時,他看到了張潔內褲裡面的陰毛有些都跑到外面了,鏤空內褲裡面的陰戶若隱若現,他覺得自己的雞巴已經在慢慢變大。

他站在張潔的辦公桌前,雙腿好像邁不動了。

張潔故意裝作不知道,她把手伸到內褲上,像是要撓癢一樣,順手把內褲往旁邊一拉,整個陰戶就露了出來,光潔多肉的地方讓許行長完全能夠一覽無遺。

當她抬頭時,看到許行長的眼睛正盯著那裡看著,雞巴已經變硬了。

她覺得可以動手了。

張潔把手中的筆故意掉到了辦公桌前,對著行長甜甜地笑了笑。

許行長已經血脈噴張了,他看到張潔對著自己笑,知道她的意思。他馬上彎下腰去,去揀那支筆,同時也靠近了張潔的大腿,近距離地看到了她的陰部和張潔雪白、修長的大腿,同時聞到了從張潔雙腿之間飄出來的陣陣迷人的女人幽香。

此時許行長頭腦中全是張潔迷人的微笑、漂亮雙腿、美麗的陰穴和誘人的幽香,他的手終於忍不住伸向了張潔的陰部,用手在上面輕輕地摸挲了起來。

“好軟的陰戶啊。”許行長心裡面驚嘆道,自己的雞巴也頓時地挺立了起來。

張潔感到許行長在桌子下面撫摸自己的陰穴,心裡先是一怔,但馬上就有放松下來,並把美麗的雙腿分開的更大一些,以自己的陰穴迎接許副行長的“愛撫”,穿著黑色高跟鞋的雙腳因為“愛撫”得十分舒服而不自覺地扭動起來。

許副行長用手摳弄著張潔的陰穴、梳理著她那黑亮柔軟的陰毛。不一會兒,他發現張潔的陰道裡面竟然有些濕漉漉的。

“原來她這麼騷啊!”許行長內心感到非常驚喜。

他的膽子大了起來。他怕被王行長出來看到,就站了起來,把筆還給張潔,張潔接的時候,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張潔笑著對著他,沒有說話,也並沒有任何不悅的樣子。

許行長已經沒有任何顧慮了,他要張潔到他房間去一下。

張潔點了點頭。

兩人來到了許行長的房間,門剛剛被鎖上,許行長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她,撩起她的裙子,把手伸到裡面,對張潔的陰部摸個不停。

張潔也非常主動,她也把許行長的雞巴掏了出來,用手開始搓弄,許行長的雞巴一下子就變得更加堅硬。

張潔的欲火也大了起來。

她要許行長別脫衣服,自己則把內褲脫掉,把裙子拉得高高的,轉身趴在桌上,屁股抬起,對著許行長。許行長立刻明白了,他扶著自己的雞巴,把它對著張潔迷人的陰戶,用龜頭頂著她的陰唇,龜頭從她的兩片陰唇中間陷了進去,頂到了她的陰道。

張潔輕輕地呻吟了一聲,把大腿分得更開了。

許行長一用力,龜頭立刻插進去,張潔小腹一縮,屁股抬得更高了。許行長對准了角度,用力一捅,自己的雞巴就順著濕滑的肉壁滑了進去。張潔嘴裡立刻發出陣陣嬌聲嬌氣的呻吟。

張潔陰道裡面的淫水慢慢地越滲越多,一陣陣的快感從那裡傳到全身。由於兩人是第一次搞,而且又是在辦公室裡,所以彼此都異常興奮。

張潔感到許行長的雞巴和薛科長的雞巴不一樣,就是龜頭特別的大,刮在陰道壁的時候感覺特別的強烈,自己一下子就來了快感,嘴裡面忍不住呻吟,還將屁股不住往後頂,好讓雞巴插得更深一些。

許行長一手緊緊地摟住張潔纖細的腰肢,用力地配合著雞巴的抽插,一只手從張潔上衣下擺伸進去,先是隔著張潔的乳罩揉弄了一陣,而後就伸進乳罩裡面,一把握住張潔又白又嫩的奶子,用力地揉搓了起來,並不時地擠捏著張潔早已勃起的嬌嫩的奶頭。

張潔下體被許行長操著,細腰被許行長摟在懷裡,高聳的胸脯又被許行長在掌中揉搓、玩弄她整個人的身子從上到下與許行長貼得密不透風,性交的快感如洶湧的波濤席卷了她的全身。張潔此時忘情地呻吟著,雙腿被許行長瘋狂插穴的刺激搞得一點力氣都沒有,整個人把重心全部移到了趴在許行長寬大辦公桌上的上身。

許行長知道張潔因為高潮來臨的刺激已沒有任何力氣,就把自己的雙腿與張潔的雙腿纏在一起,以自己的力量支撐張潔的身體。

張潔不自主地將漂亮的高跟鞋在許行長的腿上不住地摩挲著,性交的快感使她興奮異常。

許行長雖然也和別的女人搞過,不過現在被自己插的是自己朝思暮想、一心想得到的漂亮的女秘書,年紀也不大,陰道緊緊的如今終於實現了占有她充滿魅力的漂亮的身體,插起來就更有興趣了,插得一下比一下用力。女秘書的淫水都順著大腿直往下流淌不停。

張潔腳上的黑亮的高跟鞋跟在地上不住地扭動,兩只漂亮的高跟鞋都快被許行長操穴操得從腳上脫離下來……也許是在辦公時間,兩人怕別人發現,都很緊張更主要的是一個龜頭大,一個陰道緊緊的,抽插時快感陣陣襲來,許行長沒多久就射了出來。他又插了幾十下,雞巴就軟了下來。

許行長也不敢盡興,只好把雞巴拔了出來,可是張潔還在興頭上,不過她看到行長已經軟了,也不好說什麼,只好也站了起來。

許行長帶著歉意對她說,下次一定滿足她。

張潔對著許行長報以甜甜的一笑……這時突然傳來了敲門聲,兩人立刻慌亂起來,連忙整理好衣服。

原來是王行長要找張潔有事,發現外面沒人,知道她在許行長這裡,就找了過來。

張潔立刻開了門,由於兩人剛做過愛,臉都紅紅的,張潔的裙子都有點皺,衣服也亂了更令她難堪的是,由於她還沒來得及穿內褲,陰道裡面的精液開始順著大腿流了下來,但又不能做什麼,只好臉紅紅的站在那裡。

王行長看他們把門鎖了,本來就有點懷疑,現在看到張潔這樣,而許行長的褲排被淫水也弄得濕漉漉的,心裡面已經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了。

不過他沒有說什麼,裝作什麼都把知道,他把手裡的文件要張潔去復印,然後送到自己的辦公室去。

張潔低著頭,連忙離開這難堪的處境。

王行長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坐在沙發上,心裡面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他是個定力很強的男人,以前一門心思又都放到仕途和官場的爭權奪利上,對女色倒是看得不太重。不過自從張潔來了後,她那年輕漂亮的容貌,還有婀娜性感的身子,令他煥發出來些許年輕的衝動特別是最近張潔變得越來越“騷”了,常有意無意地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身體,更是勾起他內心深處的欲火,令他都有點魂不守舍。

不過他的定力還是很強的,知道“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心裡面並沒有動張潔的念頭,只是回家和老婆做愛的次數多了起來,倒是滿足了他老婆那久旱的“自留地”。

今天的事情對他來說刺激得太強烈了,腦海中不斷出現張潔那嬌羞的樣子,還有從大腿流下的白色液體,更有許行長那濕漉漉的褲襠——他們做愛的場面立刻浮現在自己的面前……一想到這,王行長的雞巴就開始變得硬梆梆的了。理智開始變的模糊起來,他開始幻想著自己的雞巴已經插進了張潔的陰道裡面……瘋狂地抽插……張潔淫水橫流……美麗的女人在自己身下嬌吟不停……正當他沉浸在美妙的性幻想之中時,張潔的敲門聲把他拉回了現實。

王行長趕忙清了清喉嚨,說道“進來。”

張潔推開門,款款地走了進來,身上帶著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氣息。王行長兩眼緊盯著張潔走路時飄動的裙子下擺和款款而行的雪白修長的雙腿,頭腦中閃現著這雙美麗的大腿纏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張潔把文件放到王行長的辦公桌上,就想出去,王行長突然對張潔說“張潔,你過來一下,坐坐嘛,我們沒事聊一下好麼﹖”

“哦~ 行長找我有事麼,我也沒什麼事,當然可以了。” “也其實沒什麼,就是隨便聊一下,你坐下嘛……”

王行長說著用手指了指對面的沙發。

張潔只好坐了下來,心裡面挺緊張的,不知道王行長會不會問剛才的事情。

她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一抬頭,看到王行長兩眼睜得大大的,正盯著自己的下身看。她有點奇怪,突然才想起自己沒穿內褲,內褲想必此時還在許副行長的辦公室裡,說不定已經被許行長當作珍貴的禮物收藏立起來。張潔分開的大腿把整個陰部都暴露了出來,而王行長正死死地盯著那裡看著。

張潔立刻感到陰部涼絲絲的,一時不知道是該把腿並攏還是不動。

此時,她突然看到王行長的雞巴已經把褲子頂起了一個大團包。

五張潔看到王行長盯著自己的陰部看個不停,而且他的褲襠已經隆起;她看到王行長這個樣子,心裡倒是變得平靜下來。

她原來有點兒怕王行長,因為他總是給她很正經的感覺;但他現在的樣子使她心裡的擔心沒有了。

張潔把腿繼續張開著,心裡已經有了主意……“行長,你在看什麼呢?”張潔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地問。

“哦!沒~~沒什麼,小潔,你長的可真美!”

王行長知道自己失態了,連忙沒話找話說。

張潔說:“是麼,我覺得行長其實也很有魅力。”

“怎麼?啊。我都這個年紀了。年輕的女孩誰?喜歡咱呢?你是在取笑我了。”

王行長笑著道。

張潔甜甜地說“我不這麼認為的,我覺得行長很對我的吸引力很大啊。我其實很喜歡和你這個年齡的男人交往的。”

王行長連忙問道“那你不喜歡年輕英俊的男人麼?你應該和他們交往才對啊。

你為什麼?喜歡老男人呢?“

張潔說:“其實我不是一個好女孩。”

“不會吧?”王行長眯起兩只眼睛緊緊盯著張潔美麗的面龐和修長的大腿,意味深長地嘆息道。

張潔說:“我小的時候父母在外地工作,我就和爺爺住一起。”

王行長說:“好可憐呀!爺爺對你好嗎﹖”

張狦F子D“很好阿!我爺爺他有個朋友,五十多,常來我們家,我很喜歡他。”

王行長說:“哦,是忘年交呀。說來聽聽,後來呢﹖”

張潔說:“我們很好。你想知道原因麼?”

王行長說:“當然了,說來聽啊!”

張潔偷偷地看了王行長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春情,她說道“那是我讀初中時。有一天我在家做作業,王伯來了,我爺爺沒在家,他就和我聊……”

王行長心說:“跟我一個姓。”嘴上說:“聊得很投機﹖”

“是啊,可是他突然摸我的頭,我沒動啊,他就又用手摸我的胸部,我和他很熟的。我那時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王行長心裡一動,趕緊問道:“你沒反抗麼?沒有叫人來﹖”

王行長這時心裡既有些吃驚,又有點迫不及待,他很想聽張潔說下去。

張潔接著說“他就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摸我的那裡。他用手指捏我的陰唇,我那時就很害怕,不過我喜歡王伯,我就讓他摸我了。說真的!我那時不太懂性,但他摸得我很舒服。他後來幾次都對我這樣,不過有一次他要我摸他的雞巴,我也好奇,就摸了……”

張潔說道這裡,已經變得興奮起來,陰道裡面也慢慢流出水來。

她是故意要勾引王行長,才和他說這個故事,就是要勾起王行長欲火,主動和自己搞。

她看到王行長已經變得呼吸急促,褲子頂得更高了,臉都變紅了,知道他已經快忍不住了,就接著講剛才的故事。

“他那天就帶我去看電影。在電影院裡,他看了一會兒,就要我到後面的包廂去。因為白天都沒多少人看啊,後面都是空的。他在裡面就脫掉我的內褲……

哦~~他用手搓我的陰部,哦~ 搓得我那裡好燙、也很熱。哦~~我……我就流出水來了……“

張潔說道這裡,她看到王行長已經把雞巴從褲子裡面掏了出來,粗長的雞巴比起薛科長和許副行長都要大。她看得下面的陰蒂都發硬了,說話的聲音都發抖了。

張潔把手伸進了自己的裙子裡面,用力地搓著陰蒂。王行長把雞巴握在手裡,也忍不住地套弄起來,嘴裡面不停地說著“說啊~~不要停~~說下去啊!!”

張潔一邊手淫一邊接著說下去“~~~~王伯把雞巴掏出來了。嗯~~~ 把我抱在他的大腿上,哦~~~ 用龜頭頂著我的~~~ 陰部,磨擦起來。哦~~~ 我都被他弄得~~~ 很興奮了。哦~~下面水也多了起來。哦~~他搞的我那裡好多水!哦~~~ 好多水啊!!!~~~~我受不了了~~~~行長啊~~~ 你的雞巴好粗啊~~~ 好硬啊~ 快插我啊~~~ 快啊~~~ 我好難受啊~~插死我啊~~~ ”

張潔說到這裡,陰道裡面一股陰水已經湧將出來,流到了自己雪白的大腿上,腳上的高跟鞋因為自慰的快感而抖動,又尖又細又長的高跟鞋跟敲打在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哢哢”聲。

她看到王行長已經把上衣脫掉了,下身也剩下一條內褲,而且已經拉了下來,勃起的雞巴翹得高高的;張潔就也把裙子脫掉了。

這時,王行長如猛虎一般已經撲了過來,一下子就把張潔的衣服乳罩扒光了。

他抱起張潔,瘋狂地吻著張潔紅艷潤澤的雙唇,兩只手用力地撫摸、揉搓著張潔高聳的乳房和豐滿的屁股。

王行長把張潔放到地上,張潔立刻把大腿分得開開的,王行長扶著粗大的陰莖,對這張潔那濕糊糊的陰道就插了進去,雙手緊握張潔腳上黑色高跟鞋用力地抽插起來。

張潔立刻浪叫起來“哦~~好大啊~~~ 好舒服啊~~~ 插啊,用力~~哦~~”

王行長喘著氣說“我的雞巴~~~ 嗯!!比那王伯大麼?嗯~~”

張潔浪叫著說“大~~大得多了~~喔~~~ 用力啊~~用力插我~~”

“啊~~你的陰道好緊啊~~~ 夾的我~~~ 噢~~小潔用力夾啊”

“行~~長~~插深點~~潔潔裡面癢啊~~~ 我好愛你啊~~~ ”

王行長把雞巴更加用力地捅著張潔的陰道,張潔騷穴裡面已經流出了大量的淫液,每一下的抽插都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把兩人的腹部都濺濕了。

被陰莖帶出的陰水順著張潔豐滿的屁股流了一地。

張潔被王行長干得全身癱軟在地板上,腳上漂亮的黑色高跟鞋因為抵不住的性交快感而不停地蹭著地面,細細的高跟鞋跟發出清脆的“咯咯”聲……兩人很快就進入了極樂的性愛世界。

張潔說到這裡,陰道裡面一股陰水已經湧將出來,流到了自己雪白的大腿上,腳上的高跟鞋因為自慰的快感而抖動,又尖又細又長的高跟鞋跟敲打在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哢哢”聲。

她看到王行長已經把上衣脫掉了,下身也剩下一條內褲,而且已經拉了下來,勃起的雞巴翹得高高的;張潔就也把裙子脫掉了。

這時,王行長如猛虎一般已經撲了過來,一下子就把張潔的衣服乳罩扒光了。

他抱起張潔,瘋狂地吻著張潔紅艷潤澤的雙唇,兩只手用力地撫摸、揉搓著張潔高聳的乳房和豐滿的屁股。

王行長把張潔放到地上,張潔立刻把大腿分得開開的,王行長扶著粗大的陰莖,對這張潔那濕糊糊的陰道就插了進去,雙手緊握張潔腳上黑色高跟鞋用力地抽插起來。

張潔立刻浪叫起來“哦~~好大啊~~~ 好舒服啊~~~ 插啊,用力~~哦~~”

王行長喘著氣說“我的雞巴~~~ 嗯!!比那王伯大麼?嗯~~”

張潔浪叫著說“大~~大得多了~~喔~~~ 用力啊~~用力插我~~”

“啊~~你的陰道好緊啊~~~ 夾的我~~~ 噢~~小潔用力夾啊”

“行~~長~~插深點~~潔潔裡面癢啊~~~ 我好愛你啊~~~ ”

王行長把雞巴更加用力地捅著張潔的陰道,張潔騷穴裡面已經流出了大量的淫液,每一下的抽插都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把兩人的腹部都濺濕了。

被陰莖帶出的陰水順著張潔豐滿的屁股流了一地。

張潔被王行長干得全身癱軟在地板上,腳上漂亮的黑色高跟鞋因為抵不住的性交快感而不停地蹭著地面,細細的高跟鞋跟發出清脆的“咯咯”聲……兩人很快就進入了極樂的性愛世界。




生活壓力這麼大..讓我幫哥哥溫柔的舒壓..深深的放鬆
紓解你的全部疲勞
這不是廣告,這是真實的 ,不信你來,怕你不來才後悔 !!
~~~心凌外送茶~~~
Line:are6520----SK :wcy6445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are699.forumotion.asia
 
乾爆銀行女秘書~~~~~~~~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彰化外送茶Line:are699,彰化外約,彰化全套服務, 彰化叫小姐,汽車旅館找小姐 ,南投找援交妹,南投小姐外叫,心凌茶莊 :: 您的第一個分類 :: 好康分享區-
前往: